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经验交流

民主协商启动社区治理“新引擎”

 

陈 涛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提出,必须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完善党委领导、政府负责、民主协商、社会协同、公众参与、法治保障、科技支撑的社会治理体系。协商就是让人讨论,依规守矩好商量。社区治理是国家治理的基础,推进社区民主协商有序有效有机发展,对于构建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共同体具有深远意义。

  自2016年开始,安徽省天长市探索推进基层民主协商,此后被民政部确定为首批全国48家社区治理实验区之一。该市以“党建引领、多方参与、协商共治”为社区治理创新主题,2018年在全市15个乡镇(街道)的16个村(社区)开展第一批改革试点工作,并于2019年在全市全面推开。总结形成了“11355”社区协商治理模式:1个主体,即村(社区)协商委员会;1套目录,即围绕乡村振兴战略设立的协商参考目录;3个层级,即乡镇(街道)、村(社区)和自然村(村民小组)三级协商机制;5步5单,即协商事项的采集、交办、办理、公示、评议及对应的处理清单。

  协商蕴含了价值引领、参与合作与制度规范多维面向,天长市综合推进社区协商治理创新,有效巩固了党的执政基础,推进了基层工作落实,促进了乡村良治善治。

  创新价值引领型协商

  强化党的有力领导

  社区协商必须强化党的领导,以党建牵住基层治理的“牛鼻子”,整合乡村多元化治理主体,实现党建引领与群众参与有机融合。天长市创新党建引领型协商,建立了由“1+N+X”组成的村(社区)协商委员会,其中“1”为协商委员会主任,固定由村(社区)党组织书记担任;“N”为成员,从七类人员信息库中动态产生,涵盖了村(社区)“两委”与监督委员会成员、两代表一委员、村(居)代表、社工和社会组织成员,以及驻辖区单位代表和专业人士等;“X”为利益相关人员。每开展一次协商,组建一个协商委员会。

  郑集镇向阳社区党总支书记伍凤春说:“社区协商委员会从试点‘7+X’模式调整为现在的‘1+N+X’模式,看似微调,实际作用很大。一方面突出了党的领导,另一方面这一协商模式是开放的、包容的,体现了代表参与的广泛性,符合基层实际,不增加基层负担,村(社区)容易接受。”

  同时,党建引领也体现为各级各类党组织的“一体共治”。该市在村协商委员会之下,在自然村或村民小组成立了若干子协商委员会,由党支部书记或党小组长负责组织召集,本区域内的党员积极参与。新街镇新街村共有党员78名,该村在村党总支之下设2个支部4个党小组,以此为基础建立4个党群理事会,发挥子协商委员会的作用,形成了较成熟的多层联动协商体系,并由老党员、老干部组成“头雁志愿服务队”,负责协商调解村庄各类矛盾纠纷。村党总支书记、党支部书记、党小组长和党员在协商议事中发挥着关键作用。

  天长市通过创新价值引领型协商,强化了基层组织建设,实现党组织对多元主体的整合,增强了协商主体的包容性与结构的联动性,优化了乡村治理体系,确保了党的有力领导。

  创新合作共识型协商

  助推基层有效治理

  社区协商的核心是倾听群众诉求,畅通利益表达,促进科学民主决策。天长市在实验中引入协商机制,让利益相关方列席,融洽了干群关系,提升了群众满意度。

  天长市大通镇党委副书记董义松认为,通过协商,老百姓有了更多的话语权、知情权、参与权,对村(社区)有更多的认同感和归属感。

  协商并非最有效率的治理方式,社区协商只有与基层具体工作相结合,与群众实际需求相契合,才能以合作促进基层有效治理。该市推进社区协商共治,广泛发挥乡贤理事会、道德评议会、红白理事会、调解委员会、村民议事会等组织的作用,着重解决村民反映强烈、迫切要求解决的实际困难和矛盾纠纷,涉及村民切身利益的公益事业、公共服务、公共事务,以及政府重点工作在村的落实情况等,得到了群众一致好评。

  协商强调内容的针对性与方式的灵活性,有利于增强乡村治理能力。2018年试点时,协商范围局限于征地拆迁、修路造桥等,少数村(社区)认知度不高,不知道怎么回事,甚至困惑于找不到协商事项。针对这些问题,天长市重新编制了农村社区协商参考目录,内容涵盖乡村振兴战略的各个方面。截至目前,全市共解决协商事项3226起,涉及村庄发展规划、集体资金使用、误工补贴发放、低保与贫困帮扶、精准扶贫、村规民约,以及环境整治、秸秆禁烧、高标准农田改造、抗旱排涝等。

  创新制度规范型协商

  促进乡村良治与善治

  有效治理是让人信服的治理,协商最大的魅力是让群众心服口服。天长市推进社区协商,融合了传统道德与现代法律,强调规则的内生性与程序的严谨性,形成“有事多商量、有事好商量、有事会商量”的治理共识,通过协商制度规范促进了乡村良治与善治。

  在协商规则上,该市在协商过程中体现村(居)民自治,以协商推进自治、德治、法治融合。一方面坚持依法协商,彰显法治权威。充分发挥“一村(社区)一法律顾问”的作用,让其列席相关协商会议,及时把关协商的合法性,确保协商合规合法。另一方面,坚持以德为先,将德治融入协商全过程。在协商当中巧妙发挥家风家训、村规民约的作用,邀请德高望重的乡贤、能人参与协商,将乡土习惯规矩变成协商规则,变为村民的自主意愿和自觉行动。

  在协商程序上,由村民来报、来议、来商、来决。各村(社区)根据自身实际情况,采用微信、QQ、意见卡、提案等多种方式采集协商议题,经村(社区)“两委”审定之后交办协商,根据具体协商内容交相应的主体实施,将协商过程和办理结果及时公示,并最终提交村民(代表)评议。协商不需要单列档案,通过填写《农村社区治理实验协商事项明细表》,注明材料归档处和页数,便于信息查找。

  天长市社区协商实验稳步推进、逐步升级,从组织协商主体与体系,到扩展协商内容与方式,再到健全协商规则与程序,强化了党的有力领导,助推了基层有效治理,促进了“三治”有机融合。

  (作者系华中师范大学中国农村研究院助理研究员)

                                                                 信息来源:中国社会报


附件

【字体: | | 】 【打印】【关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