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经验交流

失能失智老人的余生,由谁照料?

 

  当有一天,身边的长者丧失了诸如吃饭、穿衣、走路等基本自理能力,身体越来越虚弱,不得不依仗他人才能维持日常生活,这样的长者被定义为失能失智长者。

  失能失智家庭的缩影

  “为了防止妈妈长期卧床患上褥疮,我坚持每天每两个小时翻身,天天如此,夜夜不休。可我患上了腰间盘突出,精力急剧下降。”照顾卧床三年母亲的刘女士觉得越来越力不从心。

  “每次给老年痴呆的父亲洗澡的时候我特别崩溃,洗一次,就累个半死……”盖女士和父亲的斗争不止于此,作息日夜颠倒、偶尔会走失,照护父亲的日子里让盖女士的工作和生活一团乱麻。

  “本以为我们老两口相依为命,我可以一直照顾他,可是他得了脑出血生活不能自理后,我才知道我不能。”李奶奶和顾爷爷唯一的女儿在国外,顾爷爷的失能让奶奶觉得生活很无助。

  以上是家中有失能、半失能老人的家庭的一个缩影。据统计,我国失能、部分失能老人约4000万,其中有1200万是完全失能的老年人。

  家庭照护的无奈与无力

  古语有云:“久病床前无孝子。”家中有失能、半失能老人的家庭,也常常因为“一人失能,全家失衡”,家庭成员陷入疲惫、烦躁、压抑状态,他们大都不懂专业的护理知识和技能,也无法缓解老人的病痛,自身的精力与体力逐渐消失殆尽,生活也陷入了“看不到头”的困境。如果用“不孝”来定义这些家庭照护成员,似乎有失公平,他们更多的只是面对长期照护的无力与无奈。

  据不完全统计,家庭看护群体中,家人20%患有忧郁症,65%有抑郁倾向。并且,每户失能家庭里,至少有1到2名家庭成员需要辞去工作,全身心投入到护理中。

  我们都会有老去的一天,可能会行动不便,甚至无法自理。谁来照护,如何照护?德澜认为,失能失智老人的照护不是单靠一个家庭或儿女或者雇个保姆就能解决的,而是需要建立针对失能失智老人的长期照护服务体系。让失能失智老人有尊严地安享晚年。

  让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儿

  这是一个精细化分工的社会,养老照护也是一样。应该让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儿。

  怎么抱老人用劲儿最小,对腰背损伤更少;如何给卧床老人洗澡?照顾鼻饲老人需要注意哪些问题?一般失能老人的家属不知道这些,自己照顾起来非常辛苦,也容易引发老人的各种并发症。但对于受过专业培训的护理员来说,这是最基本的技能。

  对于老人,及时就医是一个大问题。比如老人发烧,一般家庭的处理方法是吃退烧药,以为把热度降下去就万事大吉了。殊不知,老年人身体发热只是一种症状上的体现,是什么原因引起的发热?这需要医生进行诊断。在家里自己盲目用药,很有可能错失最佳治疗时机。病情及时发现、及时诊断、及时就医,对于老年人而言,急病的黄金抢救期非常重要。在好的医养结合的养老机构,这些医疗问题能迎刃而解。

  “从事康复治疗这么多年,我经常能看到家庭护理给老人造成的问题。例如,痉挛是脑卒中常见的并发症,有的家属上网查资料,让老人练习握力圈,最后增加了肱二头肌的压力,反而加重了‘挎篮画圈’的趋势。”德澜的康复治疗师指出,在康复领域,错误的照护方式比不护理还要糟糕。

  离理想的照护还有一段距离

  不依靠子女和家庭,每一位失能失智老人都能得到专业的照护吗?答案目前来看是否定的。

  一方面,我国对失能失智老年人的健康服务严重不足。主要体现在老年医疗机构、康复机构、护理机构数量严重不足,护理人员、服务能力严重不足,和老年人的迫切需求差距很大。目前全国失能、半失能老人约4000万人,按国际惯例,每3位老人需要1名护理人员,以我国4000万失能老人为基数测算,护理人员需求约在1000万人。然而,目前全国取得护理员资格证的只有30万人。

  另一方面,老人入住养老机构,对于一部分家庭来说,会有一些经济负担。因为照护费用,除了医疗的一部分,其他方面都是要自费的。

  但国家正在制定一系列政策,让养老向着更理想的方向发展。比如,已在一些城市试点长期护理险,长期护理保险制度主要是为被保险人在丧失日常生活能力、年老患病或身故时,侧重于提供护理保障和经济补偿的制度安排。

  一些老年健康服务体系的政策文件也在酝酿中,包括加强老年人医疗服务机构建设,以及对失能老人的照护、上门服务等。今年还将在部分省市开展失能老人的评估和健康服务的试点。

  如何解决护理人员短缺这个难题?业内人士也有一些建议,比如鼓励年轻人进入养老行业。在一些大城市可以尝试引进外来人员,比如越南、菲律宾的护理人员等。提高行业的薪资水平,为护理人员构建一个畅通的职业发展渠道,提升职业尊重感。

  安享晚年,是每一个家庭,每一位老人,每一个养老行业的从业人员心底深处共同的渴望。

  信息来源:德澜医疗集团


附件

【字体: | | 】 【打印】【关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