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理论研究

统筹推进协力发展 加强远程服务监管

 

  黄石松

  家庭养老床位的需求客观存在。在城市地区,发展家庭养老床位可以降低养老成本,充分利用老年人自有住房和家庭成员或亲戚、邻里的照护服务资源。在农村地区,受传统的养儿防老观念影响和养老资源限制,老年人更愿意在家养老。近年来,家庭养老床位在一些地区得到了比较好的尝试,我们也欣喜地看到,民政部门已明确将家庭养老床位建设列入“十四五”时期的重点工作。

  家庭养老床位对服务和监管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一方面,要把好准入关,要明确政府的责任边界,明确申请家庭养老床位的“门槛”。如果监管制度和技术手段跟不上,家庭养老床位并不能为老年人提供应有的服务。另一方面,家庭养老床位对专业化的服务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特别是一些康复护理、心理健康干预等技术要求比较高的服务项目,一旦上门服务操作不规范,或者发生事故和纠纷,解决起来比机构养老更为复杂和困难。

  笔者认为,应深入统筹推进家庭养老床位发展。在农村地区,发展家庭养老床位应与邻里互助等养老模式相结合,解决“有床无服务”的问题,更要避免对老年人的家庭养老床位补贴被子女(义务赡养人)挪作他用。在城市地区,要统筹民政部门主导的家庭养老床位政策和卫健部门主导的家庭病床、家庭医生签约等政策,统筹好家庭适老化改造和家庭智能化改造等项目,形成合力。要充分运用互联网的技术优势,加强远程服务监管,完善服务纠纷解决和老年人权益保护制度。此外,家庭养老床位建设还应该和长期护理保险制度相衔接。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老龄产业中心主任)

  信息来源:2021年03月11日 中国社会报 


附件

【字体: | | 】 【打印】【关闭

相关文章